谈"交际语方案"设计  之五

语 声 词 与 附 缀

  语声词:汉语里有叹词、语气词和象声词之分,但在具体划分上存在一些差异,有的还存在可此可彼的情况。我们从另一个角度发现这些词还有个共同的特征,和一般词有一定区别。一般词都是人为按不同本质区别特征划分成的类,并用任意声音媒介和符号媒介来给取个名字成为词,或是用已有词以提示信息来给取名字成词的。而这些词的共同点都不是人为划分出来的类,其声音名字也不是人为取的,而是拟的自然存在的声响,在用法上也基本相同。"交际语方案"把具有这类共同特征又有别于其他词类的词归并为同一类,称为“语声词”(词别符为h——shegt/声)。如:haith(嗨),aikh(唉),pegth(嘭),huakh(哗),aitiaoth(哎哟),huth huth(呼呼),pegth pegth(砰砰),digtdogth(叮咚),zhitgath(吱嘎),itiath(咿呀),ititiatiath(咿咿呀呀)等,都是语声词。
  附缀:汉语没有附缀概念,"交际语方案"把那些不代表事、物、现象而是起语法作用的“字”(可以是兼有其他义的字),用音节简写形式定型,称为附缀(包括汉语部分助词、语气词和叹词)。附缀就是附在词、词组或句子上,其功用是起语法注释说明作用。如:det(的),lek(了),bat(吧),mat(吗),dethuak(的话)等是音节形式。但为了简化便于识别,规定使用时都要用简写,简写是定型书写形式,即为de(的),le(了),ba(吧),ma(吗),dehua(的话)。附缀就像英语的ed, ing, ly一样,只是使用时是独立书写的,如:Uo de biv.(我的笔),hao le.(好了),zouvd ba!(走吧),shi Te ma?(是她吗?),Uo shuotd dehua.(我说的话)。附缀起语法作用,以ma(吗)为例,ma用来放在词、词组、句子后起表示疑问的作用,如:Zhitdaokd ma?(知道吗?),Renkshilmd Uo ma?(认识我吗?),Ta xivhuantxd ma?(他喜欢吗?)。
  再举个de(的)的例子,de(的)兼有多种意义,其中作为附缀的一个主要作用是将前后“名化”为名词领属关系,或单放在词、词组、句子后面起“名化”作用(“名化”是把不是名词性的词、词组、句子变为等同一个名词来用)。如:Uo de biv(我的笔),kek tigt de degt(客厅的灯),这两例中de表示领属(因前后都是名词,就不存在“名化”作用了)。再看jagvd de neikroglm(讲的内容),zouvd de zitshikp(走的姿势)中,de也是表示领属关系的。其中jagvd(讲)和 zouvd(走)虽是动词,但de都将其变为了名词性,这样就能表示领属关系了。而在Zh shi hao de.(这是好的),Zhe shi Dj shuotd hao le de.(这是大家说好了的)这两句中,其中de则是专起"名化"作用的。因这两句都是用动词shi(是)作谓语的,它要求用名词作宾语,所以必须把此处不是名词的形容词hao(好)用de变成名词性,把不是名词的Dj shuotd hao le(大家说好了)这句话用de整体变成一个名词形式。这样解释不仅简单好理解多了,更是de(的)的重要公用,否则将出现许多特殊例外情况无法解释。至于形容词加de作定语则是一种领属关系的引伸用法,能起强调作用,具体用法和音节协调习惯也有一定关系(略)。
  知道了附缀是起语法作用的,我们发现汉语里的连词也应该是属于起语法作用的,其基本作用是注释前后的关系。这种关系具体可以分为两类(注意有的连词是兼有其他义的):一类是表示前后是同等关系,如: He(和),jiln(及),yvjn(与),gen(跟),huokn(或);另一类是表示前后是逻辑关系(有的要成对用),如:Erlqevn(而且),Shenkzhikn(甚至),Helkuagkn(何况),Intuiln... suolivn...(因为...所以...),Suitranln... dankshikn...(虽然...但是...),Rulguovn... jiu...(如果...就...)等之类就是。虽然如此,但在“交际语方案”里我们仍将其称为连词,也不用简写,只是使用功能是按附缀来对待的。即在句中不作成分,不能单独用,其构成也不是语素,无论音多少,都看成是一个音节。
  引入附缀概念符合拼音文字特点,又因附缀不是词不能作句子成分,所以这就使词组和句子的结构分类大大简化了,整个语法系统也更为简单清晰,这也很好地为句子结构公式化提供了便利。

 
 

声调符与音节
义符与书写单位
书写规则
"交际语方案"语法系统
语声词与附缀
主语和宾语

谓语省略句
排序
"交际语方案"是最佳汉语拉丁化方案